mg4355线路检测

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校园文学

拾捡光阴

作者:金易     供稿单位:校报记者团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4-01-06     浏览
 
 
 
时光与时间不同。时间均匀而规整,他时刻精确地计算着,将“分”“秒”敲上时钟。而时光呢,细长而慵懒,她通常是缓慢的,拉长在生命里,流转在眼波间,尽是道不尽的故事与深情。
时光的线索遍布着。她兴许在北国的风中,带着细微干燥的沙,擦过脸颊,吹起了路边那片枯黄的阔叶;她兴许就在那片落叶上,顺着日光淌下曲折的纹路,在行人的脚步下吱呀作响……在北国,寒风卷下了悬在枯枝上的最后一片树叶,冬意就深浓而完整地铺盖而来。寒林暮日,独自匆匆,时光之感怎会不应时而至?
我想念我的南国,想念我莺飞草长,小桥流水的家乡。那时的时光,是深深的巷落中落不完的绵密细雨,是石阶青苔间被晒出的潮湿气味,是苏州女子的评弹声声,唱到“深情博爱两无能?飘零去,莫问前因,只见半山残照,照住一个愁人”……记忆似线,与时光缠绕着,温润地萦在心头。偶然回头的那一刹,便惊觉生命深处涌动着的,是对时光的柔情。
还有那条门前的小河,她不息地淌着,穿过我的童年、少年,我的所有过往,也必将流经我的一生。她是我记忆的源头活水,永远鲜活灵动地跳动在记忆之初。记得,当时外婆抱着年幼的我坐在桥头,为我讲述着遥远的故事。吴语懦软,声声落在我的心坎。有时我扬起幼嫩的脸,看见外婆望着河水中的暮日,柔柔的,她的眼里盛放着枝繁叶茂的感情,夕阳为她披上了轻纱。她的神情却神秘而渺远,藏着彼时的我看不懂的深情。我用“呀呀”儿语唤住她,她就慈爱地抱住我,哼唱起老旧轻柔的歌谣……河水不时拍打着堤岸,水中“半江瑟瑟半江红”的图景印刻在我幼小的心上,那就是永恒。记忆里,河水缓缓地往前淌着,时光却不曾奔流,她只是悠悠地漾着,在水波里,在夕日下。
时间将我的生命牵向繁盛,却也将外婆的生命引向昏黄。我感谢时光,为我保存着记忆的原像,让我时不时地回顾起夕阳下那段令人动容的温情,让我在前行中始终带着如此温厚的记忆。她鼓动着我去追逐时间,为着心底最珍惜的情感,最初最初的梦。

mg4355线路检测 版权所有

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